买高铁票是实名制的
2018-07-02 07:48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短信和邮件能证明你买了票吗

对此,应诉的广铁和武广高铁称,短信无法证明购票事实,而铁路方已履行将何先生安全送抵目的地的责任,丢失车票是何先生自己保管不当而导致的过失,因此认为退还票款没有任何依据和理由。

记者 刘双 实习生 杜双

记者拨打了铁路客服中心热线12306咨询,客服人员介绍,乘客购买高铁票后有两种方式进出站:一种是不将票取出,直接拿身份证进出;另一种是将票取出,凭纸质票进出。这两种情况不能同时有效。客服人员解释,因为存在一种情况就是有人把票取出后,把票给另外的人用,然后拿身份证说票丢了,这样的话,同一张票就会被使用两次。为避免这种情况,如果纸质票已被取出,身份证上携带的电子票就会失效。所以,在纸质票已被取出的情况下,即使出示身份证,也不能作为已购票的证据。

时间回到4月。何先生说,4月1日,去武汉赏樱花的他通过中国铁路客户服务中心12306网站(以下简称12306)改签了一张4月2日从武汉回长沙南的高铁票,票价164.5元。改签成功后,他的手机收到一条12306发来的确认购票的短信,订单号为e659442833。

纸质票取出后身份证不能作为购票凭证

本报长沙讯 用身份证在高铁站取了票,然后检票乘车,到达目的地出站时,票不见了,怎么办?

检票人员要求何先生补票,他掏出手机向工作人员出示12306短信和邮件信息,证明自己是买票上的车。但检票人员说这些都没用,不符合铁路部门规定,必须以纸质车票为凭证才可以出站。何先生说,出于无奈,最后只好又花同等价钱买了一张票,另付了2元手续费。

广铁可以从技术上实现这个功能,但是却说没有记录,这就是一个经营的失误。何先生提出,纸质车票是进出口检票的基本依据,但不是唯一依据。买高铁票是实名制的,我丢了纸质车票,但我身份证可以证明我买过这张票,这应该是有记录的。因此,何先生认为应退还补票的钱。

本报长沙讯 6月12日,庭审现场,何先生展示了12306发送的短信:这条短信可以证明我确实购买过当次的高铁车票。他表示,前往武汉高铁站乘车时,先在电子取票机上刷身份证取了票,进入候车室时也有工作人员检票,核对了人、身份证和票是属于同一个人,入闸时又经过了电子检票。

对于这一证据,被告广铁提出了真实性质疑。广铁代理人认为,现在科技很发达,短信和邮件均可伪造和转发,内容能随意编辑。发送人想改成谁就可以改成谁,车票的时间和车次也能随意变更。此外,广铁代理人还提到,即便何先生购买了票,这条短信也不能排除他在列车开动前20分钟退了票的可能,因此这条短信无法证明购票事实。

中南大学法学院教授陈云良表示,购买火车票之后,铁路运输部门和乘客便构成了合同关系。乘客的义务中有一条就是保管好自己的票据。他说,因此车票遗失之后,乘客需要自己承担责任。陈云良指出,在何先生与广铁的案子中,何先生应提出有效证据证明已买了票。如果他不能证明,那么铁路部门不需要承担责任。他介绍,因为法律没有规定说铁路部门需要证明乘客买过票。记者 刘双

在最后陈述时,被告广铁方称,不管是在票面还是在12306网站界面上购票时,都已尽到了提醒乘客的义务,也履行了将何先生安全送达的责任,遗失车票是何先生自身过失导致,因此不同意退还其补票的价款。

记者 刘双 实习生 杜双

庭审结束后,何先生不同意调解,法官宣布将择日进行宣判。

我有购票短信,又经历了层层检票,并不是漏网之鱼,为什么一趟行程要支付两次车票钱?何先生在起诉中要求,退还自己重新购票的164.5元和手续费2元,同时要求被告象征性赔偿1元钱。

6月12日,长沙铁路运输检察院,何先生的手里拿着起诉状和证据清单。图/实习生陈韵骄

长沙市民何先生就有这样一次遭遇。找不到票的他被要求重新补票出站,这让他很疑惑:我已经买过票了,为何还要补买一张?他一纸诉状将广州铁路(集团)公司(以下简称广铁)和武广高铁告上法庭。6月12日,案子在长沙铁路运输法院开庭。

广铁代理人指出,《铁路旅客运输规程》中明确规定了旅客的义务,其中包括支付运输费用,当场核对票、款,妥善保管车票,保持票面信息完整可识别。旅客如果丢失车票,应该另行购票。在《铁路互联网购票须知》中也写明了一点,换取纸质车票后,身份证里的电子票失效,因此须凭纸质车票办理进出站检票和列车验票手续。

何先生回忆,4月2日当天,自己用身份证在武汉高铁站取了票,通过正常检票程序进站上车后,就把车票随手放进了裤兜里。出站时,他一摸口袋发现票不见了。